达闼科技黄晓庆:用10年的时间让家庭保姆进入千家万户

24/07/2017


达闼科技创始人黄晓庆

本文系创业邦“100未来领袖”第33篇报道,达闼科技全球首次提出“云端智能机器人”概念,创始人黄晓庆说未来10年,要让家庭保姆进入千家万户。

我们将持续围绕前沿科技、消费升级、文体娱乐、企业服务等领域的杰出人物进行追踪报道,关注创业者价值,洞察行业趋势,捕捉创业风口。

“所谓创业,Bill说,不过是一场自我实现的过程,从某种意义讲,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机会可以选择去做任何事情。而我从小的梦想是“做一名伟大的工程师,有一天把灵魂下载到机器人身上”,达闼科技只不过是这个梦想的延续。”

这是与达闼科技创始人黄晓庆(Bill)的第三次会面,进门时他正在打电话,着急的Bill不停地向电话那头强调“你是一名工程师,要用工程师的思想去解决问题”,他似乎在安排工作。

以Bill的资历称其为“科学家”不为过,外界也一直这么称呼他。但Bill自己在公开场合却从不承认是科学家,总以工程师面人,他说要以一名工程师的身份,集结工程的力量和智慧去改变世界。

1

Bill的人生一直在开挂。

Bill出生在一个“很科技”的家庭,父亲是电子工程教授,母亲是物理学教授。他很小就喜欢阅读各种科幻书,尤为喜欢《十万个为什么》。不读书时就折腾各种物理化学实验,可以说“烧、燃、破坏、重建、造车...”是最能描述Bill童年生活的词汇。

读大学时正值文革,学校闹革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为学生去学校学习的常态,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样的环境倒是给了Bill很多自由发展的空间,“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完全基于兴趣”。

也是这段经历让Bill意识到“自由意志”的重要性,以至于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他更愿意留给孩子们更多的时间、空间去实现自我。

19岁,大多数人刚走进大学校园的年纪,Bill已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前往美国留学,后就职于美国贝尔实验室。期间,因Bill业绩突出,以至于老板常开玩笑称“要是能克隆几个Bill,解决事情就简单了”。

1995年,Bill又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创立UT斯达康并担任公司CTO。1997年他提出用IP技术实现下一代移动交换,即软交换,仅仅4年过后,全球所有主流设备制造商、运营商都开始研究和发展软交换。

2004年,Bill带领团队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支持1000万用户的软交换机。2007年在全球市场上,软交换机完全取代传统程控交换机。这一年,Bill又回国担任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一职。

然而,这仅仅是他创办达闼科技之前,精彩人生的些许片段。

2

比起那些令人羡慕的人生经历,Bill的梦想显得更加迷人,来的也更加疯狂。

Bill酷爱各种书籍,属于典型的不挑型读者,涉猎范围涵盖科幻、生物、哲学、佛学,甚至是网络小说。其中科幻和生物类书籍深受Bill喜欢,这也是Bill对世界充满想象的来源之一。

前往Bill的微博,背景竟满满都是《星际迷航》的影视片段,原来Bill是《星际迷航》不折不扣的终极粉,他竟看过几百本《星际迷航》的小说、100集《星际迷航》电视剧及电影,对《星际迷航》里的世界观怀揣着巨大的敬意。

“《星际迷航》把文明分成三个等级:第一个等级就是智慧生物只能在它们所居住的星球去获得支援,出不了这个星球,很明显我们的地球就是这个等级;第二个等级是智慧生物可以从他们居住的星球去他们星系里的其他星球,我们人类快要到这个阶段了;第三个等级就是我们可以去远离我们的其他星系,这就是《星际迷航》。”

“我的梦想就是想在中国创造一个类似于《星际迷航》的作品,有一天把灵魂下载到机器人身上。”

我惊讶不语,沉默片刻后问道,那未来300年后机器人有了灵魂,统治地球的还能是人类吗?

“什么是人类?20万年前非洲丛林跑出来的猴子叫人类?还是300年之后计算机下载几个灵魂出现新的物种叫人类?我认为生物人、生物合成人、机电人、电脑人都是人类。”

“如果说300年后被外星人统治了,那个世界才能说不属于人类了。”

这样的“脑洞”让人无从反驳,但Bill真的为“梦想”离开了工作8年的中移动,于2015年创办达闼科技,开始了“云端智能机器人”技术及产业的发展。他想用未来长达10年的时间让家庭保姆进入千家万户。

至此,“云端智能机器人”在世界上被首次提出。而那年的Bill已经53岁了。

达闼科技Marcom 主管Peter说,在工作期间,外人对于一把年纪的Bill出来创业很是不理解。但Peter的回应很简单,“很多时候我们不理解伟人,是因为我们太平庸了”。

而Bill只说这是他梦想的延续。

《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在书中描述,人类还有许多秘密等待我们去探索,探索秘密的最佳处所就是无人关注的地方,而只有坚持不懈的探索者才能发现它们。我想Bill就是探索者之一吧。

3

梦想从达闼科技开始扬帆起航

“离职创业的时候,我要说服家人和朋友,合伙人、投资人,甚至是被招聘进来的工作人员”,Bill感慨地说道。

但令Bill惊讶的是投资人成了最容易说服的一批人。2017年2月,达闼科技对外界宣布A轮1亿美元融资消息,资方有软银集团、富士康集团等共同完成。这笔融资成为当时人工智能领域最高的一笔融资。

巧的是,软银集团的孙正义已经是第三次投资Bill的公司了,第一次是在没有任何书面材料、只说了一个概念的情况下孙正义就答应要投资。第二次是创立UT斯达康时孙正义投资了。“现在我要做机器人他更兴奋,因为他本人也特别喜欢机器人。”

宣布融资消息的同时,达闼科技也交了一份两年的研究成果。

达闼科技实现了独创的移动内联网云服务(MCS),为云端机器人的远程操控构建了信息安全保障体系,同时,也为实现下一代企业移动信息化提供了关键的“云网端”安全架构。

其研发的全球首款专门为云端机器人打造的云端智能控制终端DATA,以插拔的方式,为一个智能终端提供双CPU,双Modem的方式,实现安全环境与互联网环境真正的物理隔离;把机器人认知系统放在云端,做机器人实体和云端大脑之间的连接器。

同一时期,达闼科技还试水了导盲机器人,基于HARI(Human Augmented Robotics Inteligence)云端智慧和云端技术的机器人,以头盔的形态,为视力障碍人群提供人脸识别,物体识别,路径规划,避障等服务。

导盲机器人的大脑就在云端,结合5G移动通信、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研发而成,是一款同时凭借传感器和实时操作系统的终端设备。

导盲机器人亦是云端智能机器人的基础架构,“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包括云端、网络、智能终端的产业链和生态环境,服务于更多用户和企业,并成为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的领航者。”

至此,达闼科技开始从隐秘状态转向公开状态,北京、硅谷、成都设有研发中心,深圳和东京作为销售中心,团队也从原来的几十人到现在的300多人。“这其中有很多人都是我从谷歌、三星、华为、思科、IBM、索尼等公司挖来的。”

4

同样,辉煌成绩的背后,Bill知道云端智能机器人这条路有多难走。

仅拿目前的导盲机器人来说,撇开技术不说,云协同是一大问题,Bill说,“云、网、端的协同,牵涉到不同厂家不同传感器、不同处理器、移动通信以及算法和数据格式等等诸多问题。”

除此之外,导盲领域相对而言是很多人没做过的领域,把导盲机器人推向市场,用户体验成为一大考验,更何况面对的是一个如此特殊的领域。达闼科技的解决办法是与政府合作,直接为视障人士提供试点服务。这样一来得到的用户反馈即是目标用户真实的体验反馈。

导盲机器人只是达闼科技云端智能机器人的第一步,技术和市场从来都是一步一步累积出来的。“我们很清醒地认识到,如果现在就瞄准去做家庭保姆机器人将来一定会死的很惨,我们一定是要把自己的核心技术不断变现,支持技术不断往前。”Bill坦言。

不过,第3次创业的Bill相信,虽然目前智能机器人产业离生活还很远,但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未来10年人工智能市场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届时家庭保姆机器人走入寻常家庭,为普通家庭服务将成为现实。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