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为遥远又荒凉 我才选择去巴塔哥尼亚”

13/07/2018


“正因为遥远又荒凉,我才选择了那里。”

女性探险家弗洛伦丝像侠客一般,

独自探索这引人入胜的幻境。

她的回忆录《穿越巴塔哥尼亚》,

召唤了无数旅行者背起行囊,一路向南,

探索世界尽头这片遥远、狭长的土地。

前赴后继的冒险家们
多年来,名副其实的探险家、怪客和浪子们相继出现在地平线上,奔向海岸,就像想方设法垂向南极洲的南美大陆一样,用尽力气到达这里——巴塔哥尼亚。

最先到达这里的是那些环球航行者。16世纪,麦哲伦和德雷克从此经过,随后麦哲伦带着巨人的传说返回欧洲,讲述着那些赤身裸体、能歌善舞的巨人。之后科学家们接踵而至。


探险家花名册中还有一个几乎快被英国人忘却的名字:弗洛伦丝· 迪克西夫人(Lady Florence Dixie),生于苏格兰的她是战地记者、英国女子足球俱乐部会长。1878年,她前往巴塔哥尼亚南端,并在回忆录《穿越巴塔哥尼亚》(Across Patagonia)中写道:“正因为遥远又荒凉,我才选择了那里。”她用了6个月,策马纵横阿根廷和智利,飞驰过平原,翻越过山岭,露营荒野,逃离战火和“食人族”,探索这片与世隔绝的广阔天地。



驱车几小时,穿越“最后希望”省,到达巴塔哥尼亚的明星景观——托雷斯德尔帕伊内(Torres del Paine)国家公园。黑云压上青山,清风吹皱湖面,赏心悦目的风景令人心神安定。云彩偶尔散开之际,就像最华丽的舞台上大幕拉起,让慕名而来的众多旅行者有幸一瞥群山风采。

山丘之上的科迪勒拉山脉(Cordilleras)巍峨高耸,刺入天际,神秘莫测,山间裂缝消失在阴影之中。等到云彩全部散开,余下的唯有惊心动魄。在这难得一见的瞬间,公园内的每个人都会被山峰攫住全部的心神。徒步者走下小径,翘首远望;骑马的人勒停坐骑,目不转睛。

科迪勒拉山脉

托雷斯德尔帕伊内国家公园拥有神话仙境般的壮丽景象,蓝色的山和湖,蔓延在智利与阿根廷边界的巨大冰川,让旅行者惊叹不已。这里的冰川甚多,是冰川融化形成了冰川湖,湖水纯净湛蓝,蓝的天,蓝的湖,蓝的山峰,蓝的冰川,仿佛用尽了世界上最纯净的蓝。

在如此地域广阔、人烟稀少的地方,野生动物随处可见:羊驼漫山遍野,或警惕地待在薄雾笼罩的山顶,或成群结队地吃草,时不时抬头盯着过路的我们。


“做护林员的日子很有意思,”公园的首位护林员胡安说,“我必须亲手开路,还得凿开结冰的溪流取水。”他还激动地回忆起,有一次,一头美洲狮袭击了人,等他赶到的时候,只找到了那人被撕掉的头皮和被啃食的身体。他说:“这个地方依旧是自然的馈赠,野生动物恰恰是这儿最美好的部分。”

将近2600平方公里的公园里估计只有60头美洲狮,想要看见它们需要一点运气。有一次,一头狮子站在湖边,与我们的距离之近远远突破我们的想象。它身体紧绷,俯向地面,向我们逼近,橙色的眼睛紧盯着呆若木鸡的我们。正在我开始计算自己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跑回车上的时候,这头美洲狮放松了下来,停下脚步,旋即从容不迫地走开了,偶尔还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在托雷斯德尔帕伊内,从来不会觉得无聊,每天都有新惊喜。

高乔与马黛茶


高乔人

南美的高乔人以骑术闻名,所以弗洛伦丝为自己的探险旅程招募了2名高乔人。维克托从头到脚简直就是如假包换的高乔人:肥裤腿长裤、宽腰带、松松垮垮的贝雷帽,以及皮靴。“想成为真正的高乔人,”他说,“不只是马,还与生活方式、做事方式、互帮互助的方式有关系。”


马黛茶

马黛茶,以马黛叶制成,这种茶在巴塔哥尼亚的高乔人中很流行。它不仅是饮料,更是一门艺术,一种文化,冲泡都有讲究。与中国品茶不一样,高乔人的马黛茶是吸着喝的。他们使用的吸管和茶具也很特别,吸管是细细的带点弯曲的铜管,茶具一般是一个成人手掌大小的褐色小陶瓮,可以被一只手掌托住。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