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一围:变红的途径我也懂,但演员需要“神秘感”

23/01/2018



搜狐娱乐讯(白马/文 何雨建/视频)上周六,《演员的诞生》收官。不出所有人意料,周一围是冠军。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周一围频繁出现荧屏之中,与之前相比,工作略显喧嚣又紧锣密鼓:《七十二层奇楼》他罕见地现身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使他走入大众,收获迷妹无数;《海上牧云记》里他饰演引人彪悍的硕风和叶;《声临其境》他过了把配音瘾。观众对他的印象,不再停留于《绣春刀》里的丁修,《少林问道》里的程问道。除了用深刻的演技展示自我以外,他以一种更为普遍的方式走进大众。是的,我们可以说,周一围,红了。


一个演员红了,利弊参半。红,意味着个人生活和工作的更多的曝光;红,意味着个人自由度的降低;红,也意味着大把超级IP和优秀剧本不请而来,在舞台,在机场,在路上,都有成群的迷妹为其疯狂尖叫。周一围是当之无愧的演技派,且在演技上有一定的建树,对于“红”,他有自己的观点:“不红有更自由的表达,红了有更多表达的方式、更多表达的渠道。这种东西到底哪个更好呢,谁知道呢?”


长久以来,周一围保持着一种演员特有的神秘感。就像丹尼尔·戴·刘易斯,除了接拍的作品以外,外界对于他的个人生活所知寥寥,即便采访十遍一百遍周一围,他依然可以保持着千面且让媒体对他充满好奇和未知。在周一围看来,神秘感是演员的职业需要:“这个职业要求我要相应地离开观众视线,而不是说永远出现在观众的面前,当然这是个悖论,今天的国内娱乐环境需要大家始终地看见热点,才会有别的相应的东西产生。”但是,《演员的诞生》之后,想保持神秘感成为了新的挑战,“如何做到合适的分寸,相对的平衡,是个课题,很难。保持神秘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也不知道会如何走。”周一围给出了真实如本人的回答。

发心立志:

综艺舞台上,总要有人站出来,让观众关注真正的表演者

《演员的诞生》之后,周一围又参加了配音类综艺《声临其境》。有观众起疑:昔日的演技派难道要变身综艺咖,就此分别两条路?答案为否。在周一围看来,综艺舞台上的表演和打磨一部作品是两回事,他甚至还用了“量子力学”和“薛定谔的猫”来解释原因。但是,参加综艺的初心却是让表演回归表演,让观众见到何为真正的表演,揭开演员的神秘面纱。

搜狐娱乐:当初参加《演员的诞生》时有没有想到过最后能拿第一名呢?

周一围:会赢或者输,这个事压根就没想过,从一开始它不是我去参加这个节目的原因,当然我很享受,我也喜欢自己能够被接受和认可,被赞美是一件好事,但是从一开始我并不是奔着这个东西来的。

搜狐娱乐:《演员的诞生》里,你和章子怡,不仅是导师和队员的关系,更像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私底下的交流多吗?会对演技进行一些交流吗?

周一围:到目前为止,都还比较少。一个是她也忙我也忙,时间对不上;再一个,演技这种事情,其实无来由的职业演员不会去聊这件事情,大家怎么就冷不丁地就谈到演技了,这事稍微有点唐突。

搜狐娱乐:决赛后的群访中我记得您大概说过像入围决赛的剧本,比如《茶馆》和《赵氏孤儿》,是很难搬到舞台上去的作品?

周一围:是的,它是不能的。今天我们去说,不管是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也好,在《声临其境》舞台上也好,其实我们都在违背规律,我们真的是在违背规律,没有这么配音的,那么多人在旁边,观察着你,我们今天说量子力学,有观察者的时候,量子的状态就是不一样的。所谓的薛定谔的猫,你在观察它的时候,和你关着盒子没有观察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我们是演员,我们为什么可以做演员,是因为我们极致敏感,才可以把这种感官还原到角色身上去。在配音的时候,我们也在进行这样的工作,那么多人,又不是配音的地方,话筒、音响、字幕种种问题,那么多人在盯着你,然后我们及时地一段接一段。我老跟他们说,我说我们特别像是在耍把式,我们在翻跟头,我们在比谁能够下腰,谁能够胸口碎大石,它跟真正的创作本身其实是两回事。

搜狐娱乐:而且在表演时还被众多人围观?

周一围:大家在围观的观众在叫好,在等着看我们翻跟头,等着更高难度的表演。可实际上,文化艺术行业,它是跟人心的一个对话。当然我们在做《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这样节目的时候,我们的初衷是能够让这个职业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让我们现在的环境变得更好,让真正的表演者,让真正的配音演员,他们在干什么工作,能够让观众更为具体地看到,这些节目也就应运而生,总要有人站在台前,我来,这是我参加这档节目的一个原因。

演员的走红:

演员是一类工种,流量高未必扛得起票房

周一围的采访,都真实得可怕。于他而言,演员与摄录美化服道一样,在一部影视作品的制作过程汇总,始终是一类工种。站在台前的演员红了,利弊均沾。一位流量高的演员,我们可以说TA很红,但这种红只是意味着演员在上网族群的知名度高,流量高仿佛就意味着广阔的市场,但实际情况是,流量高未必扛得起票房。

搜狐娱乐:你有没有看过知乎上的一个帖子“周一围为什么一直都不红”?

周一围:我看过这个帖子,但我没仔细地去逐条翻阅。大家说的理由都是。对各家之言,大家看见的这个东西,然后他们写出他们各自的看法。

搜狐娱乐:会不会觉得,对于一位有演技且想有所表达的演员来说,不红会不会意味着痛苦?

周一围:有好有不好吧,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从来都是各怀利弊的嘛,那可能不红有更自由的表达,红了有更多表达的方式,更多表达的渠道,这种东西到底哪个更好呢,谁知道呢。

搜狐娱乐:我不知道有时候你会不会有这种比较,与那些可能表演上还没有成熟但是流量很高的演员做对比?

周一围:没什么可对比的。本身现在我们就是一个精准到达的时代,我们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样,有一个大喇叭,就全院子全城就同样的一个声音传导,今天我们已经做不到了。

那流量说明什么,流量是那些经常上网的人所代表的族群。他们其实也只是一个孤岛,就像我们经常说一个词叫沉默的大多数,到底谁才是多数,那我们到底需要我们到达什么样的市场,因为商业社会需要可见性的数据参考,所以显得他们好像就是市场,但是你真的让他们用钱来投票的时候,出票房的时候可能又是另外一回事,所谓的流量不见得能抗起票房。那到底什么才是标准,也说不好吧。

搜狐娱乐:在上期的节目,你说过演员是一个很古老的行当,很想通过这个节目,让大家知道什么是表演什么是演员。表演和演员,意味着什么?

周一围:我们要回到本初,说什么是表演,什么是演员要做的事情。演员要做的事情,当然,它的前提是配合在舞台演出,和电影演出,大家都是电影工作者的一员,他和摄影师灯光师美术师,方方面面的工种一样,只不过演员站在台前。然后演员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是帮助各个工种,或者说各个工种帮助演员,最后帮助一部戏,那演员其实是什么?其实是通过他(她)的方式方法,帮助观众代入某一个情境,让观众去身临其境地感受,去跟自己对话。

表演者言:

演员应该离大众远一些,直到今天,我认了——好像不行

周一围的优势在于他天生是做演员的料儿:心思敏感,悟性高,最重要的是,后天又足够的努力。这些年来,他刻意在规避着一种大众的成名之路,比如制造话题,比如想办法上热搜,比如保持持续不断的曝光率。他认为,作为表演者,应该离大众稍微远一些,直到今天,他认了——好像不行。

搜狐娱乐:很多就艺人,为了维持热度会制造话题,持续曝光,经常上热搜,这些年您貌似在刻意规避这种成名的途径?

周一围:从前我确实觉得做演员好像不应该以那样的一种方式跟大家不停地接触。我老觉得表演者应该离观众稍微远一点。直到今天,我认了,好像不行,那我就没有表演的机会了。我今天不得不先回来,拿到机会之后,我再试图把有些标准推到观众的眼前,告诉大家应该怎么做。有些东西要拨一拨扫一扫,然后再来聊这件事情。这也不能说是无奈,至少是我想通想透之后的一个选择吧。

搜狐娱乐:那算不算是在做演员的心态上有变化了呢?

周一围:如何做演员本身,从来就没变过。但是随着时间的这个变迁,包括自己年龄增大之后,激素的一个流失,可能没有那么愤了吧。

搜狐娱乐:这两年对年轻演员的批判特别严重,比如说数字小姐、台词小姐,还有大量的替身、轧戏等现象经常会出现,是不是表演的“末法时代”还是说只是一个阶段的现象?

周一围:表演只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小小的表象。我们就像可口可乐不断变换的包装一样,我们只是这个时代的表征,我们就是这个时代。看见了我们,看见的其实这个时代本身,绝不仅仅是说我们这个行当如何如何。就是这么回事。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