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洋妞的重庆崽儿越来越多 去年780对跨境夫妻在渝登记

01/04/2015



据《重庆晨报》报道,娶个洋媳妇,或者嫁个金发郎,这样的姻缘如今在多数人的传统印象中,已变得平常了。但依然算个新鲜事。重庆的涉外婚姻登记情况如何?据近日从市婚姻收养登记管理中心了解的信息,去年的涉外结婚登记量是780对。

所谓涉外婚姻,就是指重庆人与港澳台地区居民、华侨或外国人登记结婚。整个重庆,办理涉外婚姻,只有一个地方,就是位于观音桥同聚远景14楼的重庆市婚姻收养登记管理中心。

“如果和10年前相比,还有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嫁出去的重庆姑娘越来越少,而娶境外老婆的重庆男子在增多。”该中心有关负责人说。

能娶个金发碧眼高鼻梁的“洋媳妇”回家,是不少男士梦寐以求的事。张鸥,1982年出生,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今年2月,他向交往9个月、来自美国爱德华州的女友奥布里(Aubrey)成功求婚,让不少人好生羡慕。

除了祝福,旁人难免八卦:这么漂亮的“洋妹儿”是怎么“搞定”的?难不成张鸥是富二代、官二代、家境了得?再不就是高富帅,附带一口流利英语,秒杀“洋妹儿”?

如何认识? 相遇第二天洋妹儿就主动向他表白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在奥布里的眼里,她和张鸥之间就只隔了那么一层纱。故事得从1年前说起。

张鸥爱好运动,2013年经人介绍加入了“征服者”英式橄榄球队,这是重庆唯一一支民间英式橄榄球队,球队80%都是老外,有男士,也有女士。

“接触外国朋友,我才发现,我的英语全部还给了老师。”张鸥说,为此他决定报培训班学习英文。

此时,他认识了来自美国,刚加入球队的奥布里。张鸥记得,那是在去年5月23日,他俩在球场上首次相遇。“看到这个女孩子,有点触电的感觉。”

第一次见面,张鸥只是礼貌性的留了电话。没想到的是,美女奥布里的心里也同样泛起了涟漪。“认识的第二天我们球队聚会,她坐在我旁边,突然轻轻地对我说了句,我喜欢你,我当时就蒙了,心里又很高兴,傻乎乎地回了句,我也喜欢你。”

那以后,张鸥和奥布里的男女朋友关系算是正式确认了。

如何沟通? 她教他英语,他教她注音少儿读物

接触之后,张鸥了解到,对方比自己小7岁。1989年出生的奥布里2013年参加美国志愿者服务队,来到重庆工商大学支教,教英语口语。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教英文的外国老师,一位不大会说英文的重庆崽儿,虽然一见钟情,但他们之间怎么沟通呢?

张鸥承认,语言不通是两人刚开始交往最痛苦的问题,怎么办?“我坚持去培训班,背单词看美剧,不管说对说错坚持说,她始终很愿意帮助我。”

而奥布里呢,在张鸥的“辅导”下,现在看着拼音能读出发音。最近,他们在共同学习有拼音注解的少儿读物,“那些故事她来读,我用英语翻译给她听,互相指正。”

如何相处? 他学做西餐 她时刻让他感受到爱

刚交往的前半年是最难的,张鸥和奥布里时有争吵。但“大甩甩”的奥布里总会让张鸥“缴械投降”,没了脾气,“我迁就她多一些,但她总能让我感受到火一样的热情。”

奥布里吃不来辣的,爱做菜的张鸥,买来菜谱,学着给她做披萨,做墨西哥菜。而奥布里呢,在张鸥面前总是小鸟依人,“每天每时每刻都感觉她在爱我。”张鸥脸上满满都是幸福,美国女孩敢爱热情主动在奥布里身上展露无遗。

如何求婚? 今年情人节求婚成功明年将完婚

“我们的感情一天更比一天好。”这是张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决定娶奥布里,是在张鸥见了奥布里的爸妈之后。“去年年底,他爸妈从美国到中国旅游,她带我去杭州见了他们。”

“特别特别紧张,怕我的英语和她家人沟通起来有问题;但另一方面,也挺高兴,说明她也在认真对待我们的关系和将来。”张鸥特意请了假,陪了奥布里爸妈三天。没想到,奥布里爸妈对他赞赏有加。

今年情人节,张鸥向奥布里求婚,收获了奥布里激动的“Yes,I do(是的,我愿意)。”

张鸥说,订婚后,他俩的感情更是加深了,他们准备明年5月结婚。

交往一个月 四川美女辞掉工作来渝结洋婚

内江的高丽和美国小伙去年10月15日在重庆登记结婚,两人决定在重庆定居。

每天傍晚,高丽和斯潘塞(Spencer)都会带着两个小狗宝贝散步,“一天三次,有时要遛四次,他们就像我们的两个孩子。”别看他俩都是1989年出生的小年轻,去年10月份,他们已成为夫妻,并且在重庆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

每天聊微信 首次见面就确定恋爱关系

高丽来自内江,个头娇小,一双大眼睛透着灵气。斯潘塞来自美国德克萨斯的达拉斯,2011年11月来到重庆,在一家语言培训学校任英语老师。

2012年12月,高丽的朋友说,自己有个微信好友是美国男孩,正好高丽大学是学英语的,就让她也加上。“那时我还在成都上班,他在重庆,没有见面,只是在微信聊,就聊日常生活呀,每天都聊,有时晚上还打电话,觉得很好交流。”

聊了大概两个多月,2013年2月份,高丽来重庆出差,他俩见面。“第一次见到他觉得好小哦,看起来像个学生。”

“之前的聊天都是铺垫吧,第一次见面,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为了爱情,高丽每周都会往返于成渝之间。

交往一个月 她辞掉成都工作来到重庆

2013年3月,斯潘塞父母和两个妹妹来中国旅行,斯潘塞正式将高丽介绍给了家人,“这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是认真的。”高丽被斯潘塞的真诚打动。

在一周的接触中,高丽发现斯潘塞家人很传统,也很好相处,像家人也像朋友,没把她当外人。

临走时,斯潘塞的妈妈抱着高丽,悄悄地对她说,“help me take care of him(请帮我照顾他)。”

回来后,高丽毅然辞掉了成都的工作,跟随斯潘塞来到重庆。

首次见家长 父亲坚决反对她找洋女婿

2013年10月,高丽把斯潘塞带回家见家长。“爸爸相当反对,还说要断绝父女关系,要让我去相亲。”

这时候,斯潘塞站了出来,“他一直在开导我,让我不要和我爸妈闹,说只要我爸妈晓得我过得好,一定会支持我们的。”

2014年4月清明节,高丽正式把这位洋女婿带回家了。“当时他中文一点都不好,我就在中间充当翻译,好的我就翻译,不好的我就不翻译。”

终于,斯潘塞的坚持融化了高丽爸爸的心,二老终于同意了她的选择。

雪山上求婚 她被感动得哭着答应了他

2014年5月,高丽父母觉得应该早点结婚,这样住在一起不太好,给高丽施压。

去年8月,高丽和斯潘塞去玉龙雪山旅游,爬到山顶,斯潘塞突然单膝跪地向她求婚,“当时上面下好大的雪,我感动惨了,哭成个泪人儿。”

“Yes,I do(是的,我愿意)。”高丽说,回来后,他们在去年10月15日在重庆登记结婚,今年6月9日将举办婚礼。

谈起今后的打算,高丽和斯潘塞达成一致,“我们都很喜欢重庆,也很适应重庆,最近都会留在重庆。”

涉及的国家和地区更多了

和别的登记中心不同的是,市婚姻收养登记管理中心几乎不会出现排队的情况。实际上,重庆开始办理涉外婚姻登记,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

“那个时候,每年有数千重庆女子嫁出去。从区域来看,男方多为港澳台人士,老夫少妻现象也很普遍。”曾从事过涉外婚姻登记的陈女士回忆,当年很多涉外夫妻来填表格时,有的还用手语交流,感觉双方没有认识多久,语言都还不通,就来登记了。

“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市婚姻收养登记管理中心负责人说,近两年来登记的涉外婚姻,老夫少妻几乎绝迹,不少都是双方年龄相仿,而且,港澳台男士在减少,欧美国家人士在增多。双方文化程度都明显提高,很多外籍男士还会讲普通话。

嫁出国的重庆妹逐年少了

除了主体发生变化,走进市婚姻收养登记管理中心的重庆崽儿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英语口语非常好,和他们的“洋媳妇”交流起来很顺畅。

一位资深婚姻人士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公司平均每月都要举办一场涉外婚礼,其中不少是重庆小伙娶洋姑娘的婚庆业务。“这种婚姻,重庆小伙一般都有留洋经历。”

据外经贸委统计,有超过5000名老外在重庆学习、工作和生活。因此,重庆本地男性接触外国女性的机会也在增多。

涉外婚姻离婚的减少了

跨国婚姻登记,只要手续齐全,即可办理。但因文化背景、价值理念、生活习惯等各种差异,跨境婚姻维系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去年,就有127对跨境夫妻,前来办理离婚。

和往年相比,这个数据要少一些,离婚和结婚之比,也在下降。当然,涉外婚姻的离婚,不只是在涉外婚姻登记中心这一个地方办理。因为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双方在法官、律师的见证下,就可以离婚。“并非一定要回重庆办理。”上述负责人说。

(编辑:柒依)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