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成绩难以再决定一切 拥有“软实力”找工作技能get

06/03/2015



(欧洲时报网) 虽然大多数的“Y 世代”(“80 后”至“00 后”)都有光鲜的学历,但他们发现找工作越来越难。这是因为,主实力”,《电讯报》作家Julia Llewellyn Smith 以她的亲身经历告诫年轻人。

战胜“尖子生” 清洁工女儿受雇主青睐

2014 年初,我意外地收到了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女儿简(Jane)的电子邮件。她是一所一流大学的尖子生,希望找到一份与新闻有关的工作。我们

从未见过,因此我对简这样鲁莽的求职方式颇感惊讶,但为了帮她增添工作经验,我还是介绍了几位熟人给她。

此后,简在一家杂志社当了三周实习生。这个消息并不是简告诉我的,她也没有因获得实习机会而感谢我。我在这家杂志社的朋友说:“她几乎每天早上都迟到,而且经常抱怨这抱怨那。她接电话时的一句‘嘿!’让经理很不爽。她每天下午5 时准时离开,不管工作是否完成。她还在Facebook上公开抱怨我们给了她一份无聊的工作,让她根本‘没办法发挥潜力’。”

你一定猜得到,简最终并没有获得这份工作。与此同时,我的另一个朋友给我讲了她经历的招聘故事。这个朋友自己做生意,规模不大,但蒸蒸日上。“我们放出了一个初级职位后收到了上百份简历,但很多简历中都有拼写错误或明显的复制粘贴的痕迹,比如很多人都是‘尖子生’,‘曾独立穿越大西洋’,‘在福利院当过志愿者’……这让筛选出真正合适的候选者变得很困难,所以我们让公司清洁工17 岁的女儿萨拉(Sara)来帮几天忙。她10 年前从津巴布韦来到英国,英文很差,而且只有中学文凭。但对客户来说,她亲切、有魅力,而且对工作充满热情和主动性。在求职市场中,受人欢迎比了解德国中古历史或拥有8 级中提琴证书重要得多。”

“软实力”比考试成绩重要得多

萨拉有而简没有的技能叫“软实力”,这也是深谙“商场如战场”的雇主们最看重的素质。“软实力”包括守时、灵活、良好的沟通技巧和较强的合作意识等,它们虽然无法被量化,但多位雇主表示,“软实力”比考试成绩重要得多。

英国失业人口数量已达73.7万,其中包括17% 的16 岁至24岁的英国人。即便失业率居高不下,54% 雇主表示,虽然求职者的硬件指标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准,但他们中的有些人仍无法胜任某些职位。“多项调查显示,雇主认为求职者的硬指标越来越重要,”英国前民政部部长尼克·赫德(NickHurd)近日表示,“但‘软实力’和性格也不容忽视,比如和不同的人轻松地打交道,清晰地表达自己,并且自信、自控、坚忍不拔。雇主们说,有上述素质的求职者越来越少了。”

“真正能让人脱颖而出的是创造力”

有些人认为“软实力”并不重要,尤其是与掌握多种语言或快速心算等技能相比。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现在,机器可以代替人类完成多种工作,正如城市研究学家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Florida)在其著作《创意产业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CreativeClass)中所述,“什么是经济发展的加速器?技术只是原料,而真正能让人脱颖而出的是创造力,其他素质只起到辅助作用。”

佛罗里达并不是唯一这样说的人。英国智库公民(Demos)在其针对求职市场撰写的报告《求职市场现状》(WorkingProgess)中指出,英国早已从制造业驱动型经济转型为服务业驱动型经济,为了更好地适应全球经济环境,英国人必须将注意力转移到“软实力”上。

来自东欧的建筑工人、保姆和助手更受欢迎

专家预计,在不久后的未来,求职市场将由两类人主导,能力极强的人承担与技术相关的工作,而具有个人魅力和创新精神的人将主要负责业务拓展,而这一类人永远无法被电脑代替。如果你不属于上述二者中的任何一种,那么是时候该学些新东西了。

正是“ 软实力” 成就了Facebook 的首席运营官(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Sandberg),让她有资格管理同样来自哈佛的同学。

“她年轻、漂亮、光彩照人,让人很难不对她‘俯首称臣’。她从来没有领导架子,同事们都很喜欢她。”曾担任桑德伯格上级的知名经济学家兰特·普里切特(Lant Pritchett) 在提到桑德伯格时回忆道。

即便英国人很爱国,但很多英国人仍然选择雇佣来自东欧的建筑工人、保姆和助手,这是因为,和英国求职者相比,他们按时到岗,面带微笑,不会随时随地刷手机。

第一印象决定一切

英国知名高端时尚杂志《尚流》(Tatler)主编凯特·瑞尔顿于2014 年因反对女性主义遭到强烈批评。一部BBC 的纪录片显示,瑞尔顿完美地拥有“软实力”。她曾在温斯特顿伯特私立女子学校说:“拿多少个A、获得何种学位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有修养,大家就会喜欢你。”有批评者指责其是在告诉女孩她们不需要受到良好的教育,对此,瑞尔顿予以反驳:“我从未说过修养比成绩更重要。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的采访对象走进门来,和我有眼神交流后坐下,让我觉得与她聊天很有趣,远比她漂亮的简历重要得多。如果她没洗头,抠指甲,不看着我的眼睛,谈话内容很无聊,那更是糟糕。”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确实是人之常情。第一印象决定一切。无数研究显示,我们通常用3 秒分析一个人的外貌、身体语言、修养和服装。我永远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8 岁的小女孩在第一次见面时与我握手、进行眼神交流,同时展现了灿烂的微笑。这个小女孩就是2012 年伦敦时装周上无可争议的“最亮眼模特新人”卡拉·迪瓦伊(CaraDelevingne)。个人魅力和独特的眉毛一起将她推向事业的顶峰,对于迪瓦伊现在所取得的成就,我丝毫不感到惊讶。在这个满地书呆子的时代,迪瓦伊是良好修养的标杆。

2/3英国人认为本国人的修养在近10年间明显变差

公元前400年,古希腊哲人苏格拉底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修养很差,轻视权威,不尊重老人,与父母对立,在老师面前横行霸道,在客人面前交头接耳,狼吞虎咽。"

英国政府近日进行的调查显示,在学校不断强调重视学习成绩的同时,2/3英国人认为本国人的修养在近10年间明显变差。难道学习成绩的提高必须以修养变差为代价吗?

公民智库的报告显示,"虽然人们的学习成绩有所进步,但21年的教育并未让所有人具备进入职场和面对现代生活节奏的能力,反而塑造了不少屡战屡败的年轻人和低效的公司。"

礼仪培训和咨询公司The English Manner经理吉米·贝尔(Jimmy Beale)表示,需要权衡学习成绩与修养孰轻孰重的不只是英国人。

"在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有很多人需要我们提供的服务。年轻人重视教育和学习成绩,但要想在全球性的竞争中拔得头筹,他们还需要学习与人际交往相关的技能。"这类技能通常应由家庭成员中的长辈完成,"但显然家长们做的不够。他们应该经常提醒孩子将'请'和'谢谢'挂在嘴边,但很多年轻的父母已经不再重视修养和礼貌了,他们的父辈甚至是祖父辈也有这样的问题。"吉米说。


修养的最大威胁来自于科技的进步

然而,修养的最大威胁来自于科技的进步。事实证明,大量年轻人在面试过程中刷手机,查看他们的Instagram页面。

我曾在2014年采访过一位冉冉升起的电影新星。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然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的问题,一边查看他藏在夹克袖口里的手机。

《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杂志近日发表的文章指出,年轻的雇员在办公桌前戴耳机已经成为趋势,他们每天都用社交软件和朋友联系,却对办公室内部的人和事毫无兴趣。当需要和邻座的人对话时,他们通常选择写邮件而不是张嘴说话。

回忆起她年轻时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场景,文章作者安妮·克瑞米尔(Anne Kreamer)说:"我对办公室事务参与的程度越高,我越能感受到自己是公司的一份子,有意无意地了解和感受着公司的文化。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戴着耳机的雇员像被粘在座位上了一样,沉浸在音乐和与朋友网上聊天的快乐中,任凭一个个展示工作能力的机会从身边溜走。"

身体语言占沟通方式的50%至70%

生活在社交媒体中的一代不善于口头表达。"我们曾经招募过多位条件优秀的实习生,但无论在学校里拿过多少A,没有一个人善于面对面的交谈和打电话,"一位大型猎头公司的经理说。

"我们的工作内容是去认识和了解别人,但这些工作不能靠电子邮件完成,而是需要他们与人见面、聊天。"

"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放得开,"来自伦敦大学卡斯商学院的、世界上唯一的社交学教授茱莉亚·霍布斯邦(Julia Hobsbawm)说,"但在实际生活中却很拘谨。身体语言占沟通方式的50%至70%,但人们需要接受这一现实,然后自信地去和他人面对面地交谈。"

管理者应主动了解和帮助年轻人

嘲笑这些紧盯手机却对工作毫无头绪的实习生固然容易,但我曾经也是一位傻头傻脑的实习生(幸好是在竞争不甚激烈的时代),因此我能够理解,耳濡目染或许是大多数实习生选择不与同事交流的原因之一。"(找工作)并不容易,"27岁的剑桥大学历史系毕业生贝奇(Becky)说,她在成为一家电视制作公司的正式员工之前曾在5家公司当过实习生。

"我曾想与第一家实习公司的老板分享我的想法,因此敲开了她的门,但她很讨厌我这样做,还说我应该写一封电子邮件。因此,我将她的教导带进了第二家实习公司,但很显然从未有人阅读过我的邮件。实习结束时,他们说我没有自信。"

Y世代的年轻人也许在拥有"软实力"的道路上仍需帮助,但像我一样的X世代对"软实力"也是一知半解。就像吉米说的那样,"需要做出改变的不只是年轻人。中级和高级管理者也应该主动了解和帮助二十岁的年轻人,并明白他们和自己来自两个时代。两代人都需要为靠近彼此多迈几步。"

我同意这种说法。现在,简在一家户外用品商店工作,并依旧在Facebook上抱怨她的能力是如何被低估的。与此同时,萨拉升职了。但我知道,自己绝不能只是对简投以恶意的微笑,而是应该做些什么。 (《欧洲时报》英国版和《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 本文作者:Julia Llewellyn Smith 本文编译:于音)

(编辑:攀鸿)

返回文章列表